快捷搜索:  as

没象牙牙雕师还能做什么? 青年,飞途网,艾飞玑勊,dota helper2 52

  没象牙 牙雕师还能做什么?

  最年轻牙雕大师郭辰转型设计师 组队玩转设计、制作甚至新媒体

在北京牙雕厂,外人已经再也看不到象牙了。这距离郭辰拿到“北京工艺美术大师”的证书不到两年。

2018年的元旦,当厂子的人加班加点地搬挪展厅里的象牙时,郭辰心想:“难道30岁出头,我就得下岗了?”

现在,2019年的元旦,已经过去了,郭辰的创新产品成了猛犸展品的主力。

【有改变】

  外人已见不到牙雕作品

2018年12月26日,“北京牙雕厂”五个字依然嵌在门厅的墙上。但是,一墙之隔的车间里,绝大部分工作台上已经没有了那层厚厚的乳白色牙粉。五个年轻人在各自的工作台旁埋着头,拿着熟悉的工具雕刻着手里的材料——琥珀。

只有一台工作台上还留有新鲜的白色粉末。台子上还有一台平板电脑。平板电脑的屏幕显示着一幅照片:一片雪花的特写。一年前,同样位置,同一个平板电脑,屏幕上显示的照片是一朵牡丹,或者是一只蟋蟀。

工作台的主人没有变化,依然是郭辰。一年前他拿到证书,成为了中国最年轻的牙雕大师。现在,他依然是中国最年轻的牙雕大师。

车间里没有人注意工作台的空置,而现在它的主人正在二楼的展厅里,忙着一件看上去有些不务正业的事情——摆POSE拍照。这位牙雕大师,在摄影师的授意下,将脸贴在橱窗的玻璃上,望着里面的作品——白色的,蜜糖色的,没有一件是用象牙制作的。

其实,整个牙雕厂展厅里的象牙作品,全部无影无踪了。“我们今年元旦都没歇,全都来搬展厅里的牙雕。”牙雕厂的行政工作人员白华是为郭辰拍照的“兼职摄影师”。至于那些牙雕作品搬到了何处,白华只是说现在已经有人24小时监管,外人是见不到了。

根据国家《关于有序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的通知》,中国在2017年12月31日前分期分批停止商业性加工销售象牙及制品活动。

“难道我刚30岁,就面临下岗了?”跟同事一起搬着牙雕,郭辰想。

【有思考】

  猛犸象牙当“替身”有难度

比郭辰更早想到“下岗”问题的,是牙雕厂。

员工能否有饭吃?厂子能否生存?作为“非遗”的北京牙雕技艺能否继续传承下去?这些是北京牙雕厂眼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牙雕厂的领导们看来,只有一种材料可以作为传统象牙的替代品,那就是猛犸象牙。

与象牙不同的是,猛犸象牙是已经灭绝的猛犸象獠牙的化石。由于人们对象牙制品的消费习惯和审美习惯,猛犸象牙始终不如象牙认可度高,产量也不大。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当象牙不能再生产和销售的时候,无论是外形还是手感,猛犸象牙都成为了象牙最好的替代品。

问题在于,像象牙般温润洁白的猛犸象牙原料比较稀缺,特别是在北方,材料在雕刻过程中更容易开裂,这对于以刻制人物、花卉、草虫见长的北派牙雕来说,无疑是一个技术上的难题。

如何取舍?在生存与技艺之间,又如何寻求出路?

【有发展】

  实用与艺术结合做成胸针

每个人必须写一份建议书,并配上一件作品,说明自己对厂子未来产品的看法。这是牙雕厂的管理层在2018年年初的时候交给员工们的任务。

“每个人都在想着如何还能去继续用这门手艺。”郭辰说大家更偏重于猛犸象牙,好歹它也挂着“象牙”的名字,维系着一门手艺背后的文化与情结。郭辰交上去的是一枚胸针:挂着两个桃子的树枝上,归巢的麻雀扑棱着翅子,正在给窝里的两只小鸟喂食。树枝是用银做的,“麻雀喂食”则是用猛犸象牙雕刻而成。“桃子象征长寿,成鸟喂食代表的是多子多福,家庭祥和,整个的寓意就是家庭美满,幸福长寿。”郭辰说,“设计时特意选了最平凡的鸟”。

“以前雕象牙的时候我就想着尝试一些改变,但是不太敢。现在其实是一个机会,我们必须要做出些改变了。”郭辰说他给牙雕厂想的是走生产原创饰品的道路,把实用与艺术相结合。

与这枚胸针一起交上去的,还有郭辰制作的策划书。

为了策划书和后面的演讲,他现跟自己的“哥们”学习制作PPT。“我还现问了怎么写策划,怎么市场调研,反正材料那么老高”。郭辰边说,边用胳膊比画着材料的高度:从地面到大腿。

交上作品和材料后,等待郭辰和他年轻同事们的是“三堂会审”:厂领导、专家还有老师傅。心里头哆嗦,但面儿上,郭辰显得很从容。

评审们听了郭辰的阐述后,简单地进行了评论,接着郭辰担心的那个词儿出现了:“但是……”一位老师傅问郭辰做饰品如何解决猛犸象牙容易开裂的问题。郭辰的回答是用白银做辅件,既可以部分替代猛犸牙无法雕刻的部分,在艺术观感上也能与猛犸牙相搭配,产品更为雅致。阐述完构思后,郭辰带着一身汗离开了会议室,留下的是面无表情的评审们。

【有压力】

  花鸟题材对上时尚元素

雄狮侧面像的项链坠是郭辰通过评审后设计的另一个系列里的一个产品。通过评审本来是高兴的事情,但郭辰也明显感到了压力。厂子决定一方面尝试用猛犸牙制作原创饰品,以开新路;另一方面也同时生产琥珀类工艺品以保效益。牙雕厂展厅里的那些产品就是这一政策的体现:蜜糖色的就是琥珀制品,白色的就是猛犸牙制品,而郭辰的那些创新产品成了猛犸展品的主力。

实际上,全厂制作猛犸创新产品的,只有郭辰一个人。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总是要到前辈那里去请教,那些牙雕厂的老人儿也乐意给他出出主意。偶尔的,郭辰也会遇到尴尬。一般说来如果是花鸟这样的传统题材,师父就很喜欢;可要是有些时尚流行元素的,师父就有些皱眉头或者撇嘴,“最难办的时候是,我师父看这个现代感强的,不大喜欢,可我师娘一看——觉得挺不错。”

与以往只在传统题材里找想法不同,现在郭辰喜欢从艺术摄影、创意设计、时尚产品、电游动漫,甚至文身图案里寻找素材,并把这些元素与传统牙雕工艺所倡导的内涵、意境相结合,从而达到中西与古今的融通交汇。

但是他拒绝那些高端奢侈品品牌风格。“我想把产品定位在年轻、潮流和品位,让更多人能够买得起。”郭辰把自己定位为一名具有原创IP的设计师,而不仅仅是一位传统工艺大师。

摆拍的“狮头”项链坠便是他的原创IP。与以往不同的是,它既不是精雕细琢的写实狮子造型,也不是威严、憨萌兼顾的传统鳌头狮子造型,而是糅合了国外动漫、品牌LOGO等设计元素的一只粗线条狮子。

本文地址:http://www.mp3sz.com/zongyi/20190113/5986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