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赖名下有16套房产 法院拍卖4次,洛肤洁,www qiutan365 com,touch99新地址

温州瑞安市区一套评估价200多万的房子,在拍卖平台上拍出了300多万元,然而竞买人却一拖再拖迟迟不付房款,最终悔拍,17万元保证金因此不予退还。

房子重新进入拍卖程序,竟然又接连发生了三次悔拍的情况……

17万元保证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们怎么都这么“任性”呢?

瑞安市人民法院执行局干警杨守相跟同事变身“刑警”开始“破案”,揭开了这其中隐匿的罪行,以下是他的办案手记——

箱包皮件公司胡老板

名下有16处房产

这是我2017年8月接手的一起案子。

当时,我刚从法警大队调入执行局工作,一下接了150多个案子,日常的工作就是财产查控、调查走访、执行和解、房屋腾空、案款分配……最多的一天,我们全局腾空了18处房产。

▲办案的杨干警

我刚接手这个案件时,房子已经经过一次悔拍后第二次进入拍卖程序,原经办人提醒我“这个房产的钥匙被胡新国换过好几次,这个案件可能有点麻烦”。

这意味着,被执行人胡新国对执行的态度不太“友善”。

我注意到胡新国是一家经营多年的箱包皮件公司的老板,曾当过村长,在当地也算是个有点名气的人,但从2013年开始就因金融借贷案不断被起诉至法院。2016年,因资不抵债被宣告破产时,胡新国在瑞安法院共涉案28件,欠款总额达6200余万元。

此时已经失联的胡新国,其名下及涉案的房产共有28处(本人名下有16处房产),而多次换锁且遭到悔拍的这套房子,则是其中最值钱的一处房产,位于瑞安市区,面积166.2平方米,2017年初的评估价为249.8856万元,挂上司法拍卖平台后,浏览关注的人非常多。

涉案的28处房产中,除了这一处房产外,还有一处为胡新国在老家的村屋,另外26处是村子里同期建造的一批楼房,胡新国名下有14处,这些房产都在腾空、拍卖司法流程中。

虽然房产众多,但与胡新国所欠的6200余万元债务相比,还有很大缺口。

一套房子4次竞拍成功

拍得者4次又都悔拍

2017年8月底,位于瑞安市区的这处房产第二次竞拍,经过几轮竞价,由陈某拍下。临近交款截止日期,陈某又迟迟未支付拍卖余款。

“我不是故意的,因为胡新国的父母亲来找我,让我不要买走他的房子。我担心他们家属过来闹事,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我再去与对方沟通。如再不按时交款由法院按规定处理。”

陈某甚至亲自到法院来签了交款保证书,然而,最终还是没有支付余款,17万保证金被法院裁定不予退回。

司法实践中,存在部分竞买人竞拍时,尚未经过理性考虑,导致拍下拍品后又反悔的情况。

“又悔拍了,这是第四次了”,到了2018年4月份,当评拍组的同事告诉我这处房产第四次悔拍时,我的想法不再是惊讶,而是满满的怀疑。

毕竟17万元的保证金不是小数目,根据现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4条的规定,司法网拍成交后,买受人悔拍的,其所交纳的保证金不予退还。

会不会存在被执行人或亲属威胁竞买人的情况?还是有其他猫腻?

悔拍人的保证金

均都来自同一个神秘账户

带着疑问,我们调查了几位悔拍竞买人的个人身份、保证金来源、工商等信息,我发现第一位悔拍人伍某是一位来瑞安打拼多年的四川人,2017年年初刚刚开始自己经营一个家庭作坊式的小箱包厂,全家人一直住在当地郊区的出租房,他在2017年3月份参与竞买,以300多万元的价格拍下房产。

他真的毫不在乎这17万元的保证金吗?我们决定请他到执行局走一趟。

“这几年收入怎么样啊?”“有没有打算在瑞安安家啊?”在跟我们回执行局的路上,我们有意无意地跟他聊起这些,伍某很敏感,几个问题一问,他就说出了一个让我们兴奋的名字——“是不是胡新国的事?”

“做了这件事后,我一直很担心。”他说。

原来,伍某曾是胡新国名下一个厂的厂长,胡找到他要以伍某名义参与上述房产的竞拍,保证金17万元也是通过一个叫“黄某”的人的农行卡转给伍某的。拍卖成交后,胡新国并没有交剩余的房款,“这事和我没关系,我就是把自己的淘宝账号借他用了一下”,伍某再三表示。

案情取得重大进展!

当晚,我们执行局的同事分成几组同时前去调查剩余的三个悔拍人。

很快,第二位悔拍人陈某也“坦白”了:他与胡新国是生意伙伴,胡在第二次拍卖前找到他,借他的淘宝账户并以他名义买下上述房产,还向他借了5万元保证金,剩下的保证金也是通过“黄某”打进陈某的账户的。拍卖成交后,为了拖延时间,胡新国还让陈某对执行局工作人员谎称“自己遭到被执行人骚扰、威胁”,需要凑钱,到执行局写下交款保证书等各种方式拖延剩余房款交付时间,直至最终悔拍。

另外两名悔拍人林某甲、林某乙,可能是听到了风声,当晚就躲了出去。

我们核查黄某的身份,发现他是胡新国的表兄弟。据他自述曾将身份证原件多次借给胡新国。

▲胡新国系列案件房产集中交付处置现场

通过查询登记于黄某名下的银行卡交易记录,我们发现上述四次悔拍的保证金均是由该卡转入,基本可以判断该卡的实际持有使用人是胡新国。该卡明细存在大量款项往来,胡新国已明显涉嫌拒执犯罪。

操纵司法拍卖宁愿被罚保证金

胡某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为什么胡新国不直接通过别人买过去,反而要白白被罚没保证金呢?”案情谜团虽然解开了,但是胡新国如此折腾的动机却仍未清楚。

直到这套房产进入第五次司法拍卖时,我们发现房子的大门上出现了这样一句手写的警告:“此案已第五次拍卖,拍此房屋者,后果纠纷自负,特此提醒!!!”

本文地址:http://www.mp3sz.com/yinyue/20190211/6801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