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公交坠江71天:司机上班前阅读安全提示并签字

  重庆万州公交坠江后的71天:伤痛、误解、“人肉”与反思

万运集团新购置的22路公交车。该车装有安全门,已投入运营。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摄

2018年10月28日,行驶在重庆万州长江二桥的一辆22路公交车突然越过道路中心实线,撞到对向一辆小轿车后,坠桥沉江。

15人被夺去生命。

事故发生当天,小轿车女驾驶员邝女士因被误认为逆行导致惨剧发生而受到网友攻击。真相大白后,网友向邝女士道歉。

很快,持手机打砸公交驾驶员冉某的女乘客刘某平被“人肉”,其工作的窗帘店受到波及,被迫关门更名。

坠江事故发生后,22路公交车的车厢内贴上了“干扰驾驶-涉嫌犯罪”的标语。

据万州警方通报,刘某平和冉某的互殴行为与危害后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两人的行为严重危害公共安全,涉嫌犯罪。

事发两个多月后,刘某平的母亲近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女儿有罪,但罪不至死。她希望公交公司能够公布女儿自上车起至公交坠江长达34分钟的完整监控视频,了解事情是怎么发展到那一步的。

作为受害乘客家属,万州蓝天救援队副队长周小波一再表示要“勇敢面对”。过去几个月,他梦到过父亲好几次,其中一次是公交坠江后,父亲正在水里拼命往岸边游。

现实中,周小波的父亲因为搭乘这辆22路公交车遇难。周小波希望,逝去的15个生命能引起公众对公共安全的足够重视。

肇事女乘客前一晚喝酒未开车

2018年12月28日下午,万州的气温只有4℃。

老刘头戴针织帽、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旁的取暖器发着亮光。

翻过年,老刘就将年满85岁。耳背的他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大,即使隔着防盗门,也能听到电视的声音。

这是老刘二女儿买的房子,一百多个平方,三室两厅。站在阳台上能看得到长江。

房间里只有老刘和78岁的妻子老范。原本,他们的小女儿刘某平也住在这里——两个月前的某天早晨,刘某平走出家门,搭了一辆公交车后,换乘冉某驾驶的22路公交车。

老范告诉澎湃新闻,刘某平有一辆代步车,平时都是开车去江对岸的壹号家居馆上班。事发前一天(周六)晚上,刘某平跟朋友在外聚餐,由于喝了酒,她未开车回家。

“如果她开车去(上班)……”话没说完,老范沉默了一阵。

当天中午,公交车坠江的消息传到老两口耳中。因为女儿要经过长江二桥,两人拨打女儿电话以求心安,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随后,大儿子告诉他俩,出事的公交车是由南向北过长江二桥,妹妹应该不会在那辆车上。从线路上看,刘某平由北向南过长江二桥到单位更近一些。

尽管大儿子说的有理,但社区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陆续登门询问情况,还是让老两口深感不安。那一晚,两个老人都没睡着。

2018年10月31日深夜,坠江的公交车被打捞上岸,真相也很快浮出水面。

据万州警方通报,2018年10月28日上午,换乘22路公交车后,刘某平发现自己坐过站,要求司机冉某停车,冉某并未停车。随后,双方争执逐步升级。当车行驶至长江二桥上时,刘某平持手机砸向冉某,冉某放开方向盘还击,刘某平再次用手机打冉某……当天10时8分51秒,冉某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最终导致公交车坠江。

这起事故,导致包括刘某平、冉某和其他13名乘客在内的15人丧生。

遇难者家属:梦见父亲往岸边游

周小波的父亲周大观就在这辆公交车上。

确定这一噩耗时,周小波已经在救援现场工作了三天。

作为万州蓝天救援队副队长,周小波是最早一批赶到现场的救援人员,也是最后一批撤离的救援人员。

s="pictext" align="center">周小波近照。受访者供图

周小波告诉澎湃新闻,父亲被葬在万州区武陵镇老家,与狗年正月去世的母亲“团聚”。

葬礼那天,数百人前来送行,这让周小波心头一暖。

处理完父亲的丧事,周小波归队。此后,他像往常一样上班、训练、参与救援。

“梦到过他好几次。”周小波说,这几个月,他仍住在父亲的老房子里。有一次,他梦见公交坠江后,父亲正在水里拼命地往岸边游,醒来后才意识到,这不过是自己心中的“美好愿景”。

经历过此事后,周小波更加直观地感受到救援工作的重要。一直以来,他都是尽最大努力执行每一次救援任务,但在公交坠江事件的救援中,自己既是救援者,又是遇难者家属。周小波切实体会到,这样的悲剧对家属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救上来一个人,就挽救了一个家庭,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呢?”周小波说。

无论是乘客刘某平还是公交车司机冉某,周小波都未选择憎恨:“事情已经出了,怎么埋怨、怎么责怪都没有用,重要的是勇敢面对和反思,让生者警醒。错过一站就错过一生,这样的事不能再出了。”

周小波希望,各方能吸取公交坠江的惨痛教训,“15条生命,代价太大了”。

肇事者母亲称女儿“嘴上不饶人”

官方公布事故原因和车辆内部监控视频后,乘客刘某平成了众矢之的。

她的身份证号、家庭情况及详细住址、工作单位、儿子姓名、照片等真实资料全部被“人肉”。

在社区工作人员的建议下,刘某平的父母搬到朋友空闲的房子住了一个多月。朋友知道他俩的苦处,租金分文未收。

刘某平的卧室

刘某平的母亲老范说,自己有三个子女,大儿子56岁,住在万州,没有固定工作;二女儿条件稍好,在北京定居;小女儿刘某平的状况不好,前夫脾气暴,两人婚姻生活很不幸福,小雨(化名,刘某平独子)很小的时候两人就离婚了。

2016年,刘某平的一套老房子终于卖了出去。她用卖房的钱付了首付,在万州按揭了一套房屋。

老范说,出事后,银行打算把房子收回。后来具体怎么处理的,她和老伴都不清楚,“这些事情都交给小雨处理了,我们年纪大了,也说不上话。”

本文地址:http://www.mp3sz.com/yinyue/20190107/5371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