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口述史 | 陈谭崔富日清:见证仙湖植物园“茁壮成长

深圳口述史 | 陈谭崔富日清:见证仙湖植物园“茁壮成长
从一个曾经渴望掌握一门植物学本事的孩童到如今完成儿时梦想的老人,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深圳给了我机会,让我能够一辈子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
现在不管是仙湖植物园还是深圳,都发展得越来越好。回想起刚来深圳的时候,仙湖植物园附近还是一片农田,那时我们谁都没想到这里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永无止境,历史也将赋予植物园和深圳更高的使命,我们始终相信,不管是仙湖植物园还是深圳,在未来都会结出更丰硕的果实。
深圳口述史 | 陈谭崔富日清:见证仙湖植物园“茁壮成长
陈谭清
1940 年出生于广东省紫金县。植物专家,曾任深圳仙湖植物园主任,参与仙湖植物园筹建工作。参与主编《中国高等植物》《深圳仙湖植物园》《仙湖风情:深圳市仙湖植物园》等书籍。
口述时间
2019 年 5 月 31 日下午
口述地点
深圳市政协会议厅
本期采写
深圳晚报记者 周婉军

我上初中时,教植物学这门课程的老师是中山大学的教授,有人告诉我,只要给我的老师一片叶子,他就能知道是哪种植物、长在哪里、有何用处。对这种本领的向往让我从此走上了研究植物的道路。深圳口述史 | 陈谭崔富日清:见证仙湖植物园“茁壮成长
▲ 1999 年,仙湖植物园化石森林景区正式对外开放,陈谭清(右二)与同事在景区前合影。
希望练就 " 见叶知物 " 的本领
我出生于广东紫金县下面的一个小山村,小时候家里很穷,幸而那时读书不需要花什么钱,所以我的父母一直支持我的学业。我上初中时,特别喜欢植物学这门课,因为当时教这门课的老师博学多才。有一天,有人对我说:" 你的植物学老师曾是中山大学的教授,只要给他一片叶子,他就能知道是哪种植物、长在哪里、有何用处。"
当时还是孩童的我听到这话,顿生仰慕之情,心想要是我以后也能有这个本领就好了。
怀揣着这样的梦想,1961 年我考上了广东林学院的林业专业。当时的林业专业是个非常笼统的专业,什么都学,但我偏爱植物分类这门课程,总在闲暇时研究植物分类。
1965 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湖北省恩施地区建始县林业局。做了一段时间的基础工作后,当时县里要培养 " 革命接班人 ",作为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我便作为 " 接班人 " 留在了高坪区担任副区长,主要负责林业与水电水利方面的工作,一干就是近十年。
1974 年,我被调到恩施地区林业局下属的木材加工厂当厂长,做了四五年与植物无关的工作。直到 1978 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我的所学终于又有了用武之地。
曾在恩施筹建自然保护区
1978 年 3 月,为制定科学技术的发展规划,表彰知识界的先进单位和先进人物,奖励优秀研究成果,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全国科学大会。大会之后,全国人民深切地感受到 " 科学的春天到了 "。各地区开始要求各类科学人才发挥所长,于是我被调往当时的恩施地区林业科学研究所,担任副所长。
当时,不少珍稀植物遭到了破坏,林业科学研究所准备筹建星斗山保护区。那时候,我们在保护区内搭建了简易的木板房,我和同事们驻扎在保护区内,做了近 3 年的植物调查工作。当时还有武汉植物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和南京林业大学的学生到保护区考察研究,我经常与他们进行交流,他们在专业上给予了我许多帮助,让我受益匪浅。
在恩施地区林科所的几年间,我和同事一起筹建了星斗山自然保护区和木林子自然保护区。能为国家的自然保护做一些微薄的贡献,现在想来仍是非常自豪。

当我在恩施地区林科所工作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在南粤大地上吹拂。深圳离我的老家紫金县很近,对家乡的怀念和对改革开放事业的憧憬让我十分向往深圳。深圳口述史 | 陈谭崔富日清:见证仙湖植物园“茁壮成长
▲ 1998 年,正在建设中的仙湖植物园化石森林景区。
在特区建设大潮中来到深圳
当我在恩施地区林科所工作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在南粤大地上吹拂。那时我常常从报纸上看到关于深圳的新闻,深圳离我的老家紫金县非常近,对家乡的怀念和对改革开放事业的憧憬让我十分向往深圳。
改革开放之初的深圳正在轰轰烈烈的建设当中,急需各类人才。当时,恰逢我高中时的校长在深圳市教育局任职,他推荐我到深圳市园林总公司工作,于是我便申请调来了深圳。
到了深圳市园林总公司后,公司总经理给了我两个工作选择:一个是深圳市林业科学研究所,在城区,条件比较好;另一个是当时正在筹建的仙湖植物园,在山里,条件比较艰苦。
筹备之初的仙湖植物园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我当时想:反正我都是从山里出来的,在山里工作根本不算什么,况且我也爱做跟植物分类相关的工作。于是在 1984 年年底,我到了仙湖植物园。
参与仙湖植物园建设工作
早在 1983 年初,仙湖植物园就成立了筹建办,完成了总体规划示意图。1984 年年底,园林公路正式破土动工开始建设,与此同时,植物园苗圃场的育苗工作也热火朝天地开展了起来。
我刚到仙湖植物园时,植物园的基础建设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早期的建设者们已经做了很多相当好的基础工作,但建设植物园任务重,仍有大量基建工作和植物引种培育工作需要完成。
在荒野山林中开创一片天地,个中艰辛可想而知。那时,为了便于工作,植物园的职工们常常是石头做凳地做桌,干到哪就在哪吃饭。不分男女,不分领导员工,苦活、重活都是齐上阵。
基建工作辛苦,植物引种培育工作也是时间紧、任务重。当时,在建设竹区时,我们从华南、西南、华中等地引进了各种竹子,但还缺少一种 " 人面竹 "。为了引进 " 人面竹 ",我们先是到成都竹子种类最繁多的望江公园询问,但是望江公园没有这个竹子品种。经过多方打听,我们终于在四川宜宾找到了 " 人面竹 ",最后几经周折才运回来。那时,西双版纳植物园有很多好的竹子品种,他们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每个植物专类园都有各自的要求,虽说不用引进全国所有的植物品种,但是主要的植物品种必须要引进,一方面是做植物科研,另一方面也是满足市民科普和观赏所需。所以在建设植物专类园的过程中,我们奔波于全国各地,引进了上千种植物。
奋斗 5 年推动植物园开放
1988 年 5 月 1 日,阳光明媚,一大早,仙湖植物园的员工们就聚集在了植物园新建的门楼周围。当天上午 10 时,我作为仙湖植物园主任宣布:" 深圳仙湖植物园正式对外开放了!" 为了这一天,所有仙湖人已经艰苦奋斗了整整 5 年。
那时,植物园已建成棕榈区、竹区、百果园和水景园 4 个植物专类园,引进各类植物近 2000 种,建成了 10 多个景点,给市民休闲旅游提供了一个新的去处。
但是,按照仙湖植物园的总体规划,植物园拟建 15 个植物专类园,所以尽管植物园对外开放了,我们却丝毫不敢懈怠,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后续的筹备建设中。
湖区和庙区是植物园当时的热门景点,且道路贯通,于是现在天上人间景区所在的地点就成了当时植物分类园的首选地点。而我们那时还不清楚该地适合建哪类植物专类园,为了在不破坏该地自然生态的情况下进行调研,我和基建科的同事从侧面斩荆处开辟小路,进行了为期半年的深入勘察,最后在此地建设一个阴生植物园的构想逐渐成熟。
在上级领导和有关单位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建成了阴生植物园,还在其周围建设了珍稀树木园、天池、桫椤湖等,整个区域宛如人间仙境。

1992 年 1 月 22 日,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天。那天,邓小平同志在仙湖植物园里种下了一棵高山榕。如今,这棵高山榕已经枝繁叶茂,长得十分高大,每年都有很多市民慕名前来观赏,大家都很感恩小平同志对国家和人民所做的贡献。
选定树种高山榕
1992 年 1 月 21 日晚上 6 时多,我正在家中吃晚饭,当时我们的主管领导——深圳市园林总公司党委书记郭荣发同志急匆匆地来找我:" 快快快,跟我走。" 我连忙把饭碗一放,连鞋都没顾得上换就被拉到了车上。上了车他才告诉我,第二天小平同志要到仙湖植物园来植树,我们要把树苗准备好。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任务,选什么样的树种成了我们当时的一大难题。我们先到莲花山苗圃场看了一圈,但没有收获,于是改道梧桐山苗圃场找时任梧桐山苗圃场场长刘仲键。
我们在车上商量,首先想到白玉兰,又议论到小叶榕、大叶榕和松树,但都觉得不合适。
刘仲键了解情况后,沉思了一会说:" 高山榕好,广东代表树种之一,长得又好又快,树干高大,四季常青。名字也好听,寓意站得高、看得远。" 我们一听都认为很合适。为了稳重起见,我们选了 3 棵高山榕树苗,马不停蹄地运到仙湖植物园,又连夜定好点,忙完这些已是夜里 12 时多了。
毕生难忘的一天
1992 年 1 月 22 日,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天。
那天早上 7 点多,我就来到了仙湖植物园,一想到马上要见到小平同志,心情就十分激动、十分紧张。上午 9 时 45 分,小平同志在省、市领导的陪同下来到了仙湖植物园。
当小平同志走下车时,我们不约而同地鼓起了掌。小平同志首先观看了植物园的沙盘模型了解了植物园的总体情况。随后,小平同志来到珍稀植物园区内,由我向他汇报了各类珍稀植物情况。当时我生怕自己讲不好,紧张得心都要跳到嗓子眼。
当时小平同志正好走到距今 1.5 亿年的珍稀树种——桫椤跟前,我就介绍了桫椤的情况。小平同志说:" 还有一种古代树种,叫水杉,现在全国都有了。有一棵很大的,在三峡附近。" 我回答说:" 是的,水杉树种距今约有 7500 万年。" 小平同志渊博的植物学知识,令我们很惊讶。
之后,我们陪着小平同志观赏了跳舞兰、天鹅绒竹芋等珍稀植物。
观赏完植物,10 时 10 分,小平同志在仙湖开阔的绿色草地上种下一棵常青树——高山榕。如今,这棵高山榕已经枝繁叶茂,长得十分高大,每年都有很多市民慕名前来观赏,大家都很感恩小平同志对国家和人民所做的贡献。

我们始终相信,不管是仙湖植物园还是深圳,在未来都会结出更丰硕的果实。
" 能和世界上任何一座植物园媲美 "
1992 年 1 月 22 日,小平同志在参观仙湖植物园时高兴地说:" 植物园大有可为。"
小平同志的肯定,促使我们更加努力投入了植物园的建设,植物园的发展突飞猛进,一个个颇具影响的景点先后诞生。化石森林区、沙漠植物区、裸子植物区、国际苏铁保存中心、孢子植物区等相继建成开放。与景区建设同步进行的还有科研科普工作,先后举办了 " 恐龙时代展 "" 植物化石展 " 等展览,成为了深圳市乃至珠三角市民游园的理想场所。
1997 年,仙湖植物园被纳入 " 中国生物圈保护区网络 ",并被评为深圳十大景点之一。仙湖植物园的茁壮成长,离不开每个仙湖人的辛苦付出。
1998 年,在仙湖植物园建园十五周年之际,我们承办了中国植物学大会。许多国内外知名的植物学家都来到了仙湖植物园,当时他们均对深圳仙湖植物园建设的 " 深圳速度 " 惊叹不已。当时,我们陪同那届大会的名誉主席、世界著名的植物学家彼得 · 雷文教授参观了植物园。他在参观结束后,发出了由衷赞叹:" 这里能和世界上任何一座植物园媲美。"
未来将会结出更丰硕的果实
2001 年 3 月,我正式退休。退休后,我闲不下来,还是继续从事植物研究工作。如今,我终于完成了儿时的梦想,基本能够 " 见叶知物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深圳给了我机会,让我能够做一辈子自己喜欢的工作。
现在不管是仙湖植物园还是深圳,都发展得越来越好了。回想起刚来深圳的时候,植物园附近还是一片农田,那时我们谁都没想到竟会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永无止境,历史也将赋予植物园和深圳更高的使命,我们始终相信,不管是仙湖植物园还是深圳,在未来都会结出更丰硕的果实。

本文地址:http://www.mp3sz.com/wanghong/20190721/11933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